不用登录的黄直播

  不用登录的黄直播 灵魂浆果已经送往魔都了?

   司马三长老一听到这个消息,当即一惊。

   这还得了。要是灵魂浆果送到了夙夜的手上,那他们这么多年的谋划岂不是要大大受损了!

   司马三长老此时也顾不得跟二师兄他们干瞪眼了,不管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他必须快些将消息传回去!

   这么想着,他侧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司马三少,两人心领神会。

   司马三少道:“三长老,我先带弟子去前面看看。”

   “去吧,小心一些。”司马三长老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才接着道:“既然二大人说昨晚的妖兽狂潮是由灵魂浆果引起的,那应该就不会有错。你顺着二大人他们过来的方向,看能不能遇到什么修者,打听一二。”

   “嗯。”司马三少领着部分司马家的弟子走了。

   二师兄啧啧两声,道:“何必这么试探呢?三长老不相信我的话,那便不信,我们的交情又没好到互不隐瞒的地步。好了,我们还有事,就不跟三长老多叙旧了,告辞。”

   “等一等。”司马三长老立刻出声,目光又在寻双和小黑身上转了一圈,道:“之前尚未注意,如今一看,我发现这二位姑娘有些面熟,似乎与我的一位朋友在长相上有些相似,不知二位姑娘与我那位朋友是不是亲族关系?”

   唯一跟寻双在面容上有几分相似的就只有老爹和娘亲,但他们此时都在神界,一个魔界家族的长老怎么可能见过老爹和娘亲。更别说身为妖兽的小黑了。

   一听就知道这三长老是怀疑上了小黑渡雷劫的事情上,此时不过是瞎扯淡了一个理由,想从她们两这里套点话而已。<>

   清纯妹子区静瑶闺蜜甜美迷人生活自拍图片

   寻双面无表情的看了三长老一眼,道:“不会。”

   有时候否认就是承认,三长老微微眯了一下眼睛,再想试探,就听寻双接着道:“我爹娘交朋友不问身份实力,但有一点,他们看脸。不好看的不会结交。”

   三长老到嘴的话生生被噎住,满肚子想试探的念头,此时也都被‘轰’一声炸开的怒气给全部淹没了。虽然这是一个看实力说话的世界,但是能长得赏心悦目一点,谁又想面目可憎?

   尤其是三长老可能有一点先天发育不良,鼻子出其的塌,就好似平平的贴在脸上一样。正因为这样,他的内心深处一直十分介意别人在他面前谈及他的容貌,就算别人只是无形提及,并没有再说他,他也一样觉得是在S影他。

   如今寻双这么直白的直接讽刺他长相丑陋,可谓是直击靶心的击中的他的痛脚。

   三长老暗恨,脸色瞬间沉的能滴出水来。

   二师兄他们在旁边听着,有种想给寻双竖大拇指的冲动。这样一针见血,不愧是他们都已经认可的小师妹。

   而旁边那些知道三长老忌讳的修者和司马家弟子都变得脸色难看起来,大气都不敢出,就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寻双其实不过是小小的吐槽一句,容貌这种东西,从来不是她特别在意的东西。而且她也不知道三长老作为一名强者,竟然真的会在意这种肤浅的东西。若是知道,她肯定会说的更生动一点,务必将三长老气到吐血最好。

   三长老沉的盯着寻双,如今当着二师兄他们的面,他自然不敢把她怎么样。不过那犹如毒蛇一般的目光,一直锁在寻双身上好一会儿之后,才冷哼一声,带着人甩袖离开。

   连皮笑R不笑的跟二师兄他们拉关系都事情都忘记了,显然是真被气的不清。<>

   跟在司马家后面的那些修者也神情严峻的看了寻双一眼,才跟着离开。

   寻双这时恍然,“司马家的三长老很在意自己的容貌?”

   “岂止是在意,那是相当的在意。”二师兄又朝寻双竖了竖大拇指道:“我说那么多冷嘲热讽的话激怒他,都不如你这无心一句将他气的狠。”

   六师姐C话道:“我之前跟小姐妹闲扯的时候听说,他曾经无意间听到有什么塌鼻子好丑什么的,就不问前因后果的将说话的人给杀了。可想而知他对此事有多在意。”

   寻双倒是真没想到一个男人竟然在意容貌到,有点病态的地步。无语了一下,道:“真是林子大了,什么样的奇葩都有。”

   “可不是。”二师兄点头,“他方才是有意在试探,应当是在猜测你与小黑谁才是渡雷劫的超神兽。不过没事,他就算猜出来了也没有关系。有我们在,他就算全身是注意,也不敢打到我们这边来。”

   六师姐道:“不过二师兄,我有点不明白,你刚才跟他说灵魂浆果干什么?”

   “昨晚发狂的妖兽浪潮引起那么大的动静,有点常识的都会猜想到是天地灵宝引的。而要引起那么大的动静,有点见识的就会想到灵魂浆果。”二师兄解释道:“他本来就在怀疑我们是不是与灵魂浆果有关,那不如摆出一副坦然的样子,直接给他一个似真似假的消息。此人疑心病重,不管是不是真的信了,肯定都会去查,到时候放在我们这边的注意力自然就少了。”

   六师姐闻言皱眉,“哎呀,真麻烦,不如直接宰了他们省事。”这么试探试探去,真是心累。还不如痛快杀了,一了百了。

   二师兄有点无奈,“六师妹,你也是到了成亲年龄的姑娘家,别动不动就喊打喊杀那么粗暴。<>而且司马家的人还有用,我们目前也不适合直接介入那些事儿。师傅也再三强调过的,你可不许胡来。”

   六师姐撇撇嘴,“不杀就不杀,不过若是他自己找死,可就不能怪我了。我们总不能让别人登鼻上脸的欺负到跟前来。”

   二师兄叹气,“你这脾气,若是送到主子跟前去,恐怕三两天就得被送回来。”

   几人一边听他们两斗嘴,一边往前走。寻双听着,心中隐隐冒出了一个猜测。

   二师兄他们能这么不将司马家和魔后放在眼里,该不会是因为他们背后的主子就是赤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