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岛app连接

   097章 变098章 游宫(粉红260张)

   粉红票再有7张又能加更了,女人继续码字加更去了。^_^

   孟副统领没有再说话,他和眼前的刺客是不死不休:不止是因为职责,孟副统领还没有在哪个人手上吃过那么大的亏,因此还被一个小小的宫女所救。

   弩箭如雨般飞向刺客。

   刺客沙哑的长笑一声,解衣舞起,然后纵身跃上屋顶踢落两个侍卫,挥起长剑就杀掉一个,再无拦路之人他头也不回的道:“孟大人不要客气,在下走了莫送。”

   他纵身而起,却被一人拦住了去路。

   红鸾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她睡得极为不安稳,梦中一会儿是滔天白浪,一会儿又是漫天的大火,终究还是自恶梦中惊醒。

   窗外还没有透亮,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

   红鸾狠狠的喘了几口气也没有叫二丫,自己起身摸黑走到桌子边上倒了一盏凉茶喝;她的额头上隐隐还带带着汗水。

   她吃完茶后在桌子旁坐了好久再次上床,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外面太静了,静得自她醒来就什么也没有听到,连报更的声音也没有:或许是她醒时刚报过去,也或许是还不到报更的时候——就算是如此想,她依然睡不着。

   并不是没有睡意,她很困倦但就是睡不着;脑海中浮现的全是自她落入刘大手中之后的事情:春儿、花绽放、刘珍等等不停在她脑中出现;还有古安平遗失的衣袍,以及杏儿“偷走”的衣裙,当然少不了那一把短匕。

   圆脸萝莉女孩微卷长发迷人电眼俏皮写真图片

   那些人、那些事反反复复的纠缠着她,让她怎么也睡不着。

   红鸾无奈之下正想起身,就听到外面传来喧哗之声,抬头看过去似乎还有灯光的样子:宫里又出了什么事儿?

   她刚刚思及此院门便被叫开了。

   红鸾是睡不着,而东宫的人是根本没有睡。

   太子和福王在下棋,康王在屋里转来转去,听着外面的刀剑之声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只是回头看看太子和福王,他才一动没有动。

   福王落子:“好像刺客已经走了。”

   太子盯着棋盘:“也可能是刺客被捉到了。”

   “皇兄,你输了。”福王轻轻推开棋盘:“如果是捉到了刺客,现在早有人来请功了。”

   他的话音刚落就传来侍卫求见的声音。太子微笑着把手中的棋子放回盒中:“皇弟,也许是请功的人来了。”

   太子现在虽然是谈笑风生,可是他的脸色有些许的发白,而且一连输了三盘棋给福王,每盘棋都输得极快。

   福王笑着回头:“也许——,不是呢?”

   康王看看两位皇兄,坐到太子身边倚在他身上:“我可是吓坏了。给本王滚进来,什么时候了还顾得这些俗礼。”

   侍卫进来叩头:“刺客受伤突围而去,孟大人带人已经追了下去。”

   太子的脸色又白了三分:“如此布置还让那刺客跑掉了?嗯,我们可有伤亡人等,快传御医过来诊治。”

   福王问了几句刺客的情形就没有再说话,坐在那里沉吟起来。

   太子站起来身来:“今天所有捉拿刺客的人赏银五两、绢一匹,伤亡者加倍。”

   侍卫谢恩后退出。

   太子慢慢的坐下心情极为不好,除了叹息外并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康王伸手环住太子:“皇兄,那刺客已经受伤,这次定能捉到他的。”

   太子看向他一笑,却只是摇头没有说话。

   福王忽然道:“皇兄,那次你避到御花园的花丛中,可是有刺客追你?”

   “应该是吧?”太子抚额:“那天我不在东宫,去了……,呃,出去走走回来的时候却看到东宫灯火通明、传来喊杀声;我才藏起让身边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不想刚藏好不久那刺客便被侍卫们追着跑过来,好在没有发现我。”

   福王并没有追问太子那天晚上去做什么了,只是轻轻的点点头:“前后几次刺杀,皇兄在宫中的时候,可有被刺客冲进殿中的情形?”

   “没有。”

   福王的手指轻轻的在几上叩了叩:“那么好的身手,还真是奇怪了。”

   太子的眉头微微皱起有些不悦:“皇弟。”

   福王邪邪的一笑:“皇兄你误会了,我说得是正事儿,你不认为很奇怪吗?”

   太子看看他细细的想了想一拍桌子:“对啊。”

   康王看向窗外打了一个哈欠:“天亮了,你们不困我可要去睡一会儿了。”天亮了,那刺客在宫中只能想法子藏身而不会再来东宫刺杀。

   福王的唇边带着一丝冷笑:“刺杀,哼”

   太子的神色里还是惊惧多一些。

   两个人都无睡意,等到天色大亮后太子起身:“父皇龙体刚刚见好,我们还是过去看看,莫要让父皇再为此事动怒伤了龙体。”

   福王看一眼太子起身:“皇兄说得是。”

   太子和福王刚换过衣服,就听到有侍卫求见;太子连忙召见:“现在,如何了?”

   侍卫呈上半截衣袖:“这是在刺客身上扯下来的,是宫中的太监袍;孟大人说他可能一直就藏身在宫中。”

   太子取过半截袖子看看:“嗯,让人彻查宫中所有伺候之人。”如果扮成太监藏身宫中,至少宫中是有内应的。

   侍卫答应着退下后,太子回头:“皇弟,我们走吧。”

   福王没有想到太子居然还要去皇帝那里:“我们要不要让人查清楚些再去给父皇请安?”

   “我担心父皇震怒,还是先过去看看再说。”太子长叹:“虽然说吩咐人不能对父皇提及昨天晚上的事情,可是昨天晚上那么热闹怕是瞒不住的。”

   福王微微欠身:“太子仁孝。”太子仁孝之名可是传遍了天下,他此时称太子而不称皇兄就是君臣之意。

   东宫再次遇刺不止是皇帝知道了,连太后也惊动了;太子和福王见到皇帝的时候也就见到了太后。

   太后看到太子和福王进来:“你们兄弟无事就好。”然后看向皇帝:“皇帝,哀家就给太子做主了。”

   皇帝看向太子一时无语。

   太子坐到皇帝的床前:“父皇的药可吃了没有?有什么事情现在都不着紧的,只要父皇的龙体康健就是万民之福,就是儿子们的福气,也让能天上的母后安心。”

   皇帝轻轻摇头:“刚刚要吃药的时候,和他们生了一点儿小气便没有吃;朕还好,你们不用担心。”他说的是你们不是你。

   福王捧着药碗递给了太子:“父皇,龙体为重。”他的话不多:“朝中并没有儿子们处理不来的大事儿,那个刺客也不过是个小丑罢了,屡次行刺太子都得天之佑可见他伏诛的日子也不远了。”

   皇帝的目光在他脸上一转,看向太后轻声道:“一切全凭母后做主。”

   太后点头:“早日大婚也绝了某些人的念头再闹下去成何体统。”

   一句话如同晴天霹雳响在了太子和福王的耳边。

   098章 游宫

   福王的目光在太子的身上转了几转,低下头没有说话。

   太子却没有喜色,他看着太后愣了愣又看向床上的皇帝缓缓跪下:“太后,父皇龙体有恙……”

   “太子你起来吧。”太后打断了他的话:“看到你大婚,你父皇也会高兴,你在天上的母后也会高兴。”

   皇帝微微点头:“你勿须多言,听凭太后做主就是。”

   太子张开嘴巴想再说什么,最终还是合上了。

   福王一直没有说话,此时才上前扶起太子来,说了几句笑话引得皇帝和太后都笑了起来。

   接下来再说起昨天晚上捉刺客的事情,福王也是妙语如珠,把一件惹人生气的事说得趣味横生,让皇帝和太后没有再现出怒色来。

   太子却只是呆坐,不时补上一两句也只是说事实而已。

   说完后皇帝长叹:“狼子野心罢了。”

   太后也只是长叹并没有再说什么,倒是轻轻的拍了拍福王的手:皇孙里这个是最能讨人欢心的。

   有小太监进来跪下,说是有人要求见福王。

   福王看了一眼太子:“皇兄陪太后、父皇说会子话,我去看看就回;”他说完笑着补一句:“八成又是三皇弟闯了什么祸。”

   太后和皇帝都没有多问由着福王出去了。

   要见福王的是侍卫,他看到福王跪下:“殿下,臣等追刺客一路追到宫奴院,搜遍宫奴院也没有发现什么,本以为这次又要无功;却在刚刚不久前,有一名宫女装扮的人匆匆去了永福宫。”

   “因她是一人,又挑得路较为僻静,违了宫规举止也多有可疑,便有人注意到她;之后在她的行过的路上又寻到几滴血,臣等认为那就是刺客,只是现如今他在永福宫中,没有太后或是皇帝的旨意,臣等……”

   福王眯起眼睛来:“宫奴院、宫女、永福宫?”他想了一会儿:“旨意的事情你们不用管了,那个宫女可有人认识?查清楚后速来回我。”

   他回到太后身边,把剪自花盆里的一朵大红花给太后插在耳边,引得太后嗔他两句却并没有把红花摘下来。

   太子并没有开口问他,皇帝却问了:“什么事儿?”

   福王苦笑:“三皇弟又闯祸了,他把雪儿的腿弄折一条,吓得现在避在东宫某处不敢出来。”

   皇帝闻言没有再做理会。

   福王又说了几个笑话,让皇帝笑出了声后给太子偷偷递了一个眼色。

   太子上前扶皇帝躺下:“父皇,您也乏了歇一会儿吧,外面的事情自有儿子们呢。”安顿好皇帝后,他和福王伴太后起身一起离开了。

   太后步出奉元殿看向福王笑道:“你有什么事要求哀家?”她的目光似有若无的扫过太子:“你是个知事明礼的孩子,有什么事儿现在就说吧,也让你皇兄为你拿个主意。”

   福王的神色不变,上前对太后轻轻耳语了几句:“请太后移驾永福宫。”

   太后的神色冷下来:“当真?”

   “刚刚侍卫们送来的消息,因为永福宫是贵妃所居他们不敢妄动,所以才来请旨;”福王躬身:“父皇身体不好,所以孙儿才大胆瞒下,请太后定夺。”

   太后看看福王点头:“嗯,我们现在就去永福宫;不过此事如果当真是不能瞒着你父皇的,相信你父皇自会有公断。”

   福王的身子又弯下三分:“太后说的是;就是因为孙儿也不相信,但是此事关系太大;”他看一眼身边的太子:“不能置之不理,才请太后移驾去查个清楚再奏明父皇。”

   太后没有说话上了车辇,在太子和福王相伴下浩浩荡荡的来到永福宫外。

   柔妃早已经知道太后的车驾来到,虽然不明白太后为什么会离开奉元殿到自己这里来,但是她可不敢有半分怠慢。

   大礼行过迎了太后进宫,柔妃亲自侍奉太后,但是在太后的脸上她什么也没有看出来。

   太后在永福宫的正殿稍坐便道:“皇帝龙体好转是好事儿,只是昨天晚上闹得我头疼便到你这里走一走;屋里太闷了,陪哀家四处走走如何?”

   柔妃哪里敢说不行,亲自扶着太后的胳膊步出大殿,在永福宫中四处走动;太后边看边说当年她做妃子时来永福宫是什么样子的,很有一番感慨。

   柔妃听得云里雾里,更加不明白太后的来意。

   太后转过永福宫的小花园后,指着那一排房屋道:“当年哀家还去过那里,唉,不过二三十年就物是人非了,哀家看也只有这些房屋没有变化吧?”

   柔妃更加的不解,但是看太后游兴正浓也只能相陪;她的目光不时在福王身上掠过,以为是丽妃在太后面前进言,说了自己什么坏话。

   可是看太后的样子也不像,游自己的永福宫也游不出什么东西来,四周都跟着她的人,就算是福王想丢什么东西陷害自己也是不可能的。

   太后的兴致很高一间一间的房屋推开,还能对柔妃指出某间房里某样东西不是当年的了:她当年好像当真来到永福宫,只是太后在先帝在时可不是住在永福宫中的。

   柔妃不明白却也不便、不敢多问,跟在太后身后看那一间又一间没有什么趣味的房屋;永福宫虽然不如永乐宫富丽堂皇,但是却比永乐宫要大不少,房屋自然也就多出不少来,不过柔妃用人只在精而不在多,所以这排房屋平日都是空着的。

   偶尔柔妃留亲眷在宫中住一两天,其下人便住在这里。

   看完五六间房屋,太后虽然有些疲态却还是兴致勃勃,又让人推开了一间房屋;太后的目光一扫屋里淡淡的道:“关上吧。说起来也没有什么,每件屋子都差不多;哀家乏了回去坐坐吧。”

   门关上了,可是却有几名太监被关到了屋里,屋里的情形不要说是后面的人,就是太子和福王也只是看了一眼而已,并没有看得很清楚;但是门前站过去的几名太监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出事儿,再看看柔妃苍白的脸色——应该还是大事儿。自由岛app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