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草莓a

蔚蓝色的天空,一只黑色的鸟儿盘旋在两人的头顶,秦桑睁大眼睛,“那是老鹰吗!”

“嗯。”纪岩没想到这么早居然能看到老鹰,目光也跟着天空上的身影缓缓移动。

“我还是头一回看到老鹰呢。”大概是他们站的比较高,所以看得很清楚,秦桑激动地抓着他的手,“好大一只。”

“应该是来巡查的。”

“巡查?”

“它可能觉得我们入侵了它的领地。”

“那会攻击我们吗?”

“看看再说。”

纪岩锋利的眸子紧跟着天上的猛禽,对方盘旋了几圈之后,最终还是选择离开,此时就看到太阳已经露出地平面,金色的光芒润泽万物,周围变得越来越亮。

“好漂亮啊。”秦桑伸手挡住照在脸上的金光,对着旁边的人轻轻一笑,瞬间觉得刚才的辛苦都是值得的,难怪会有人喜欢看日出,瞬息万变的景色确实迷人。

“秦桑……”纪岩看到她的眼眸迎着朝阳,变得透亮无比,身上似乎绽放着无限的光华,待她把脸转过来的时候,伸手托起她的脑袋,“我爱你。”

看他俯身过来,秦桑配合地闭上眼睛,两人在晨光的沐浴下,紧紧拥抱在一起,用温柔又细腻的吻安抚着彼此的心灵。

粉红美少女呆坐窗台可爱迷人唯美写真

两人在上面呆了半个多小时左右,身上慢慢就觉得有些热了,手牵着手一同下山。

“纪大爷,你看这个!”突然,秦桑拉住纪岩的身子,指着岩石边上的几株草,“像不像星星?”

“是火绒草。”纪岩走近一看,发现还是自己认识的,眼里带了些笑意。

“火绒草?”

“就是雪绒花。”

“这个就是雪绒花?”秦桑矮下身,好奇地盯着面前的植物,绿色的叶子簇拥着几个圆圆的花骨朵,“听名字我以为是白色的呢。”

“花确实是白色的……这是果实。”

“结果了?”原来不是花呀,秦桑垂下眉眼,“开花是什么样的?”

“想象一下白霜落在上面的样子。”

秦桑睨着眼珠子想象了一下,“肯定很好看,下次我们开花的时候过来?”

“好。”纪岩回到小木屋,三两下把东西收拾好,重新背到身上,“脏衣服我帮你洗?”

“这么好?”

“我现在是个闲人。”

“……所以就卯着劲折腾我是吧?”

“难道你想我去折腾别人?”

“……”秦桑瞪起眼睛,明显是发火的前兆。

“怎么又生气了?”

秦桑躲过他伸过来的手,眸子冷下来,“你去折腾别人吧,别人不会生气。”

她现在浑身都还不舒服呢,都是为了谁?也不知道让着她点……男人真是不能哄,尾巴都要翘天上去了。

纪岩看到她这小醋包的样子就稀罕,不顾她的反对抓着人就亲,“别闹了,我们下山去……”

秦桑见好就收,轻轻哼了一声,“带路吧。”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秦桑走到一半,就觉得比上来的时候要辛苦得多,哪怕纪岩在前面接着,都好像随时要滑到一样,加上昨天晚上饱受摧残,到山脚下的时候她都要跪了。

“没事吧?”纪岩抬手托住她的身体,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都怪你……”秦桑扶住自己的腰,仿佛下一秒就要断了。

“怪我怪我,我们找个地方休息。”

纪岩把人带到石头边坐下,又帮她按了好一会儿,两人才回到军区。

今天是周末,军校里可以自由活动,纪岩看她累得不行,不忍心继续折腾,悄悄把人送到宿舍,看她上去了才背着东西离开。

“秦桑,你昨天上哪去了?现在才回来?”何淑华看到失踪了一夜的秦桑从外面回来,大着嗓门跟她大招呼。

“我……”秦桑揉着脖子,想了一下才说道,“我身体不大舒服,申请外出了。”

“哪不舒服啊?”何淑华说着坐到她的身边。

“肚子疼,脑袋也疼……不过已经好多了。”她只好随便编了个说法。

一旁整理衣服的曾笑说道,“是不是那个要来了?我每次来的时候也这样……”

“啊,有可能。”

“秦桑,你回来啦?”此时,姚静正好过来查班,看秦桑好好的坐在那,皱着眉走了过来。

“姚老师。”这次外出是纪岩帮她申请的,也不知道他怎么跟姚静说的?秦桑赶紧露出一个笑容。

“我听说你又晕倒了……哎呦,脸色怎么这么差。”姚静伸手摸了下她的额头,关切道,“要是不舒服就先休息,别勉强,知道吗?”

“好,谢谢老师……”秦桑怔怔地看着姚静走了出去,有点不敢面对何淑华……早知道先问问纪岩,把词串好了再说。

“秦桑……”

她只能抿起嘴,僵硬地转过头——这是误会!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看我明亮真诚的大眼睛!

“你都疼晕了……”何淑华夸张地抱住她,拍着她的背说道,“可怜的娃……”

“……”感受到“铁砂掌”的威力,秦桑轻轻咳了两下,“舍长,你轻点……”

——不得不说神经大条有时候也挺好的。

突然,外面传来咚咚两下敲门声,很快离门比较近的同学就把门打开了,只见何东站在宿舍门口,脚边还堆着一个蛇皮袋,然后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展开,“念到名字的过来领衣服。”

原来是她们的衣服做好了一看是绿色的军装,何淑华激动不已,捧在手里来回看个不停,秦桑很快也领到了两套衣服。

这时候又听何东说道,“接下来,除了体能训练,我们会在晚自习的时候给大家上文化课,这是课程表,每周五节课,课前点名,没到的同学记得把皮绷紧了。”

何东走了之后,众人将课程表拿过来一看,立刻叽叽喳喳地议论开来。

“天哪,纪教官要给我们上课!”

“纪教官好可怕的,他不会叫我们起来回答问题吧?”

“还好他只上一节课……何教官怎么不上课啊,我觉得他很好呢?”

“我看看我看看……”

“哎呀,喜欢这个教官,他也在里面。”

何淑华推推她,“秦桑你觉得呢?”

“我觉得纪教官就挺好的啊。”

此话一出,大家都停下来,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秦桑耸耸肩,表示其他人你们拿去分,纪岩留给我就好。旧草莓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