莓视app下载安装ios

莓视app下载安装ios “长姐,快来,快来!这里有鱼,”

“长姐,我想吃你做的那个鱼羹了。”

林小团子手握着胞姐的纤手,美滋滋地指着水榭前荷塘里那些游来游去的锦鲤,口水直下三千尺。

自从林暖暖偶做宋嫂鱼羹后,林小团子就念念不忘,孜孜不倦地常挂在嘴边。

“到底是才长牙的小儿,才用了鱼羹就天天念叨,好吃的东西多呢,往后姐姐都给你做!”

林暖暖刮了下念儿的鼻子后犹觉不够,不免又摸了摸自家弟弟滑腻白嫩的脸庞。

念儿还以为林暖暖这是同他在玩闹嬉戏,忙抱着她的脸就是一阵乱涂,直涂得林暖暖满脸的口水方作罢。

“你这个小团子!”

林暖暖欢喜地抱住小念儿,接过秋葵递来的帕子,擦了擦脸,笑着拍了拍弟弟的肥臀,

“罢了,罢了,姐姐给你做玫瑰清露喝!”

弄些甜水儿,哄哄这个小团子,省得天天流口水。

至于宋嫂鱼羹,这才用了早膳,哪里就能再吃。

早安少女眉欢眼笑治愈系笑容闺房写真

念儿虽小,还算听话,见长姐说什么玫瑰清露,也就暂忘了鱼羹。

只拍着手,嚷着快做。要说林暖暖回来,多半儿的时间都交待给了这林小团子,不过她自然是甘之如饴。

香榭离着花房不远,念儿也不要旁人抱,只搂紧了林暖暖的脖子,间或还要趴在自家姐姐的脸上“吧嗒”一口,

林暖暖只觉得好笑,自己这个傻弟弟,跟个哈巴狗儿似的,真是见着什么都要啃上一口。

她抱着小念儿,主仆几人分花拂柳,穿过游廊,走入竹林,又走几步就至了花房。

林暖暖仰头就看到花房门口那两个熟悉的字“花境”,

眼睛不由温热起来,这两个字,还是当年她在林国公府偶然写得,也不知为何,就被拓成了花房的名字。

林暖暖深吸了口气,归家已有数日,却仍好似在梦中,她深吸了口气,搂了搂弟弟,可不就是回来了!

小念儿挣扎着从林暖暖的铁爪中挣脱,口齿伶俐地说:

“姐姐,莫哭,念儿疼你!”

小胖手又费力地从荷包里掏出了个糖莲子,急忙往林暖暖的口里塞,流着口水,却说:

“姐姐吃,甜!”

真是越发娇气,居然让一个小团子来哄自己,林暖暖温柔地摸了摸林小团子的头,也不接糖莲子,只说:

“姐姐不吃,给念儿!”

团子不依,只伸着手要让她吃下去,无法,林暖暖只好就着念儿的手,将清甜的糖莲子吃了下去。

念儿杏眼睁得溜圆,翻空空荷包,指给林暖暖看:

“姐姐,糖莲子都被你吃完了,再做,再做!”

林暖暖真是又好气又好笑,看着念儿那双熟悉的杏眸,不由手痒地又捏了捏念儿的脸庞,嗔笑:

“真是个小狐狸!”

念儿可不知道小狐狸是何,只笑躲着林暖暖的手,一双杏眸璀璨发亮,稀罕得林暖暖越发的欢喜。

……

花境旁边,一株香樟旁,露出一个脏兮兮的脸,正艳羡地看着林暖暖姐弟,咽了咽口水,转身就要离去,

正一脸谄媚地立在林暖暖后头的常婆子正好转身看到,她眼睛一亮,一把就攥住他,大声地呵斥:

“你这小贼,终于抓到你了!”

秋葵不由皱了皱眉头,这位常大娘据说花草侍弄的还不错,只这人当真是聒噪,且没有眼色,方才在小姐面前絮絮叨叨地说了那么多,如今居然又在这儿大喊大叫。

“小姐,”

秋葵看了眼常婆子,见她单手拎着一个一脸脏污的孩子,那孩子不过七八岁大,身上的衣裳破旧,看着像是哪个仆人家的孩子。

林暖暖摆了摆手,只拍了拍念儿,轻轻哄了两句,怕吓着自家弟弟。

却不料林小团子精力过甚,见着那孩子,居然跃跃欲试就要下去。

“听话,不然姐姐不给你吃糖莲子了!”

林暖暖往后略退了退,哄着念儿。

念儿扭了扭,迟疑地添了一句:

“还要鱼羹,”

说着又端详了下林暖暖的脸色,慢慢地又说:

“姐姐,念儿还要喝玫瑰清露,”

好么,自己还说这是憨弟弟呢,哪里憨了?

方才那几个吃食,可是一样都没忘!

林暖暖点了点头,交代了一两句,将念儿给了秋菊抱着,自己这才上前几步,盯着那孩子细看了看,

就见他眼神清明,虽骨瘦如柴,一脸的脏污,却难掩清秀。

总觉得这双眼睛在哪里见过,只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常大娘,这是谁家的小郎君?”

秋葵看了眼林暖暖,见她一脸的探究,忙问道。

“奴婢也不知道,只是这几日花房总会少了几盆花,方才他又躲在那儿,鬼鬼祟祟的,奴婢这才将他捉来审问。”

常婆子原想邀功,却不料自己将这小子捉来,林三小姐却只一副淡淡的样子,倒让常婆子慌张起来。

据说这林三小姐是“多痣近乎妖”,可她看了半晌,仗着胆子和林三小姐说了许久的话,

却只觉得林三小姐面庞洁白如瓷,皎洁如月,真是自己从未见过的美貌,哪里有什么“痣”?

不过倒是漂亮得如同妖精……

呸!

常婆子不由在心内暗自腹诽,可不能乱说话,林三小姐没回来前,有个粗使丫鬟,不过说了一句:

这三小姐久不见回京,只怕是生了恶疾……

这话不知怎么被林二奶奶听见了,那丫头唾沫未干,人就不见了。

据说是被发卖了,还有人说,幸好是让林二奶奶听见,若是让国公夫人知晓了,只怕就不是发卖这么简单了。

“你且放开他!”

林暖暖心底隐隐有了些数,不过却不敢肯定,

她走近了那孩子,见他虽一脸的害怕,却仍旧挺着胸膛,睁着一双眼睛看着自己,

那眼眸如一汪清水,虽带着忐忑,却不含杂质。

好一双灵动的双眸,有这一双眼睛的孩子,林暖暖不信他是个偷儿。

不过,古语云:人不可貌相。

林暖暖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番后,半蹲着平视他,温和地问:

“你是哪房的?”

这林国公府不过是两房,自然不会是二房的,

常婆子不安的挪了挪,难道这是大房的小少爷?

这可就糟了,即便如今大房式微,若果真是,那这孩子也是主子!

可,既是主子,又怎会糟蹋成如此模样?

秋葵眼看着常婆子的脸色来回变换,知道她定是也看出了端倪。

也是这常婆子才来林国公府不久,这府上还真是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小郎君,

就是从前的林世子,林宇恒的庶子,绿萝生的孩子。

林暖暖心头一动:

“你可认识绿箩?”

“你认识我娘…我姨娘?”

那孩子怯生生地说了一句,人就往后跑了,直跑香樟树后头,才又似方才那般露出了一双眼睛,戒备地看着林暖暖一干人等……

还真是绿萝的孩子,怎么就成了这般模样?

林暖暖眉头微蹙,目光又落在了那个明亮的眸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