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live怎么下载

   “啊——好痛啊——”死死地抓住柔软的枕头,皇后白子情的惨叫声在厢房之内回荡,浑身沾满了汗水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脸色苍白如织,头发凌乱的披散在床上开出一朵黑暗的花。

   “娘娘坚持住啊娘娘,皇子马上就要出生了,您一定要坚持住啊。”素琴站在皇后的床边,拿着帕子不断地给皇后擦拭汗水,不断的用语言鼓励对方,“娘娘你一定要坚持住,想想小皇子啊——”

   就这样来来回回的折腾了三个多时辰,随着婴孩儿的啼哭声传来,皇后只觉得身下一松整个人紧绷的神经瞬间崩断,躺在病床之上昏迷不醒不省人事,素琴探了探鼻息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转而看向了刚出世的龙子。

   伸出手想要去抱孩子,素琴却发现稳婆将孩子包好之后不发一言抱着孩子就要走,心生不妙伸手阻拦,却还是晚了一步被人拦住,眼睁睁的看着产婆抱着孩子离开。

   “你们……快点把小皇子还给我——”素琴挣扎着想要去找回孩子,这可是娘娘九死一生才生下的孩子,要是就这么出事了娘娘可怎么活?

   “启禀主子,是个女孩儿。”产婆快步走到了皇觉寺的另外一个偏僻的厢房之内,跪在地上低垂着脑袋说完这句话之后不发一言。

   身穿黑色斗篷的高大身影看了一眼产婆手中的孩子,朝着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对方立刻会意的接过了孩子。

   “将这孩子送到宫里面,找个人好好的照顾着。”枫无涯看了一眼襁褓中熟睡的小婴儿,之后别过视线轻描淡写的开口道。

   皇后终于在第二天的早上醒来,醒来的第一时间就是摸向了自己的身旁,空荡荡的冷冰冰的什么都没有,她豁然睁开眼坐了起来,浑身无力却还是抵挡不住心中难以言喻的恐慌和彷徨。

   “孩子——我的孩子呢——孩子——”说罢,皇后掀开被子挣扎着想要下床,踉踉跄跄的准备开门找孩子却被门口的侍卫顶了回去倒在地上。去了一旁端水的素琴听到动静赶忙上前扶起皇后,将人扶到了床上。

   “娘娘您怎么下来了,您的身子还弱着呢!千万别着了凉。”素琴将手中的热茶放到了皇后的手上,轻声的开口劝慰。

   “素琴,本宫的孩子呢,本宫的孩子呢?”皇后不管不顾,上前抓住了素琴的手好一阵摇晃,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模样,素琴张了张嘴就想要开口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

   嘴含草莓清纯少女私房写真

   “孩子在朕的手里。”枫无涯一身玄色长袍头戴玉冠,走上前来冷声开口,一双凌厉的凤眸充满了恨意。

   “皇上,求求你把孩子还给臣妾吧!”皇后疯了一样的扑到了枫无涯的脚边,死死地揪住对方的衣摆道。她这一生唯一的孩子,为了他穷极一生的孩子,她不能失去。

   事实上皇后是个十分聪慧的女人,更加了解枫无涯此人,事到如今不是发现了重要的证据,枫无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圈禁她的事情,所有的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皇上根本就不会相信她的话,也就没有必要去装冷静伪装自己了。

   “皇后,直播live怎么下载你回答朕的问题,朕就考虑把孩子还给你。”枫无涯看着面前状若疯癫的女人,觉得拐弯抹角已经是徒劳了,还不如简单粗暴一点。

   “晓婉是不是你杀的?后宫里那些流产的嫔妃是不是你做的手脚?”闭上眼睛遮住了眼底的神情,枫无涯的神情格外的冷静,其实心中并不平静。

   抬起头看向了枫无涯多年如一日的面容,皇后无声苦笑,闭上眼睛仿佛破釜沉舟般的开口,“是我干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不知道朕又多爱晓婉?知不知道这些都是朕的骨肉——”尽管心中依然确定,可是在听到最终答案的时候,枫无涯依旧难掩心中的愤怒,同时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悲哀和失落。

   “皇上,你只爱童晓婉,可曾在乎过我的感受?明明我是皇上的嫡妻,为什么我要让着她童晓婉委屈自己?还有我们的孩子,他还那么小还没有来得及看到这个世界,却被童晓婉这个女人害死,我不甘心——”

   皇后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咬着牙开口道,“我伤了身子没了孩子,为什么这些女人就能拥有我失去的一切,我没有的她们也别想有——”

   “你……你真是有病——”枫无涯气得不轻,一脚踹开了皇后的身子,甩袖走人道,“皇后诞下公主难产而死,不得入皇陵,不再是我皇家之人。”

   “皇上,臣妾不甘心——”面前的房门被推开,皇后凄厉的叫声传来接着没了动静,一切尘埃落定。

   没过两天,白瑾萱的肚子也发动了,枫无涯却完美没了心思去产房外候着,一个人待在御书房思考人生,实在是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身边的人一个又一个的消失,只剩下它一个人。

   白瑾萱经历了一晚上的挣扎终于产下了一位公主,心中颇有些不甘但是也只能如此,枫无涯有些不爽却也无可奈何,给白瑾萱升了位份成了从四品的婉德仪。虽然差强人意,但是总算离自己的目标更近了一步不是吗?白瑾萱在心中这样的安慰自己。

   就在小公主满月之日,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了白瑾萱的身旁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吓得不轻。

   “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看着眼前突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白瑾萱吓得丢掉了手上的茶杯,赶紧道,“绿衣快把人都给本宫清出去,别让任何人进来。”

   绿衣领命而去,临走前还用惊讶的眼神看向了面前的男人,最后垂着脑袋离开了宫殿,顺便贴心的带上了门。

   “林大哥,这段时间你究竟到哪里去了?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你没事应该早点给我消息啊!”白瑾萱牵强的扯了扯嘴角,拉着林峰坐在了椅子上,心中乱入麻。

   “瑾萱,我是来看我们的孩子的,听说是个女孩儿对吗?”林峰笑的温柔,眼神缱绻的看着白瑾萱。